您的位置:首页 > 互动交流 > 市长信箱

淮北市袁庄矿的未来在哪里?

信件编号: 20201117001 来信时间: 2020-11-17 00:09
信件类型: 我要建议 姓名: 杨****
内容: 尊敬的市长: 您好。我生在煤矿,长在煤矿,小学初中都在煤矿,高中在局中,后来去了外地上大学,从小就一个想法,一定要走出去。 虽然人在外地,可是我家人都在煤矿,每年过年都会回家过几天,跟家乡还有些丝丝缕缕的联系,所以有很多感触。我们这代人,经历了很多变化。2002年,我们上初中的时候,遇到了非典。2008年,我们高中的时候,中国举办了奥运会。2012年,我们大学毕业,听说是世界末日,但我们都好好的。毕业之后,我们各奔东西,实现了当初的想法,走出去,真的走出去了。 记得有人说过,认识家乡的方法就是离开她。直到离开之后,我家乡的样子才在我心里逐渐清晰。 我爷爷,姥爷,爸爸,舅舅,姑父,姑姑,姨夫,小姨……可以说能想到的亲戚,都在煤矿上班。我们矿最繁华的是那条笔直的马路,直通矿里。路上都是骑车上下班的人们,大家穿着一样的制服。我们吃着矿里发的班中餐,觉得美味无比。小时候洗澡,都要坐在妈妈的自行车后座上,去矿里大大的澡堂子。矿里看到的叔叔都是黑漆麻乌的样子,头戴矿灯,笑着聊着,总觉得他们牙齿很白。矿里有个铁道,每次过的时候总是怕有车经过,小心翼翼的。每天傍晚,总有广播,播放关于矿区的事情,还有流行歌曲……太多的回忆在片刻涌上来。 小时候,矿区还很繁华。后来,长大了,某天,听说矿没了。刚开始没觉得有什么,没就没了。后来,觉得矿区变了。 工人都调走了,自然人就少了。以前的邻居的阿姨们,也都走了,打工或者随迁。矿上我们的同龄人也都走了。孩子们,也少了,很多人选择去市区上学。我们以前的学校也都在,可是针对的不再是我们矿区的孩子,大部分都是周边地区的孩子。剩下的都是老年人,能走的都走了,只有寂寥。 我每年过年都回家,每每看着搬走的矿里,走在空空的马路上,我的心里总感觉空空的。我从小长大的袁庄矿,未来在哪里?就这么荒废了吗? 我觉得不应该。第一,我们四周有葡萄园,附近苹果,黄桃,杏子,梨子,西瓜都有种植。可以说是水果丰富。第二,我们附近有很多塌陷区,可以开发的空间很大。第三,我们矿区修了很多特别宽的马路,临近国道,交通非常便利。第四,我们位于苏皖交界。 我们矿可以发展成水果小镇,美食小镇(萧县羊肉馆有名,区位优势,可以发展),垂钓小镇(塌陷区的水),葡萄酒小镇,生态农业小镇等等。 我们袁庄矿有这个条件。希望市长大人认真考虑。有发展才能吸引人才,有人才,未来我们的家乡才能更好发展。 我们袁庄矿未来在哪里?我们淮北的未来在哪里?盼望回复。
答复情况:
答复单位: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   
答复时间:2020-11-19 11:05

答复意见:

尊敬的来信人:您好!

段园镇正在委托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编制段园镇全域统筹规划研究,系统研究城镇发展方向目前,段园提出产城融合的发展理念,牛眠村以南片区正在对接苏州园林设计院做乡村观光农业规划,大庄葡萄小镇正在做小镇会客厅概念规划,助推乡村振兴。袁庄煤矿工业广场意向是发展工业项目,目前正在委托中规院做的城市规划已经将其纳入进去。北区还是紧紧围绕绿地项目,依托跨境的萧徐快速通道和淮徐快速通道两条道路,打造房地产开发项目

用户满意度评价:
  • 查询密码:

  • 评价结果: